<small id="esnyx"></small>

  1. <listing id="esnyx"></listing>
      <small id="esnyx"><dfn id="esnyx"></dfn></small>
      <mark id="esnyx"><ol id="esnyx"></ol></mark>

      手機蘭州新聞網

      首頁|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游|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藝術|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文化> 正文

      和光翰墨藪 潤朗云湖山——李有來的詩書畫印

      2020-10-28 21:46:59 智能朗讀:

      李有來

      李有來別署潤堂,1966 年 3 月生于安徽省和縣。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行書委員會委員,北京書法家協會副主席。供職于中國書法出版傳媒有限責任公司。書法作品數十次參加中國書法家協會舉辦的全國 " 三名工程 " 書法展等大型展覽,并獲首屆中國書法蘭亭獎創作獎、第二屆中國書法蘭亭獎藝術獎、全國第七屆書法篆刻展全國獎、全國第八屆中青年書法篆刻展二等獎等多項大獎。3 次獲全軍書法一等獎。曾出任第五屆中國書法蘭亭獎,第十一屆全國書法篆刻展以及全軍書法展,北京國際書法雙年展等全國、全軍、北京市書法大展評委。多次舉辦個人書畫展,有著述、書法集、畫集、字帖、教學光盤 20 余種行世。2002 年被中國書法家協會評為德藝雙馨會員。

      李有來說:" 余幼時觀林散之老人揮毫,可謂從容淡定,一招一式,仿佛太極推手,如行云流水,自然回環,相互映帶,張弛有度。弱冠從軍至京畿后,又侍于張公榮慶先生之側問藝,時見先生揮毫,悠游自在,不激不厲,心之所想、筆之所從,得從容之至。"

      這段話表現出李有來對林張二公的崇敬感戴之情,也流露了他從不馳騖浮名,內心一直以 " 學習者 " 進行自我定位,而不愿輕就評論者所推許的 " 名家 "" 大家 " 名號。" 行云流水 "" 從容淡定 "" 不激不厲 "" 悠游自在 " 傳達了對兩位前輩的歆慕,也是其本人之心靈映射。

      有來的父親任過塾師,頗富文化情懷和藝術素養。不到六歲時,有來即在父親指點下臨習顏楷。后來又得到了林散之、黃葉村兩位大家指授。李有來成名很早,最為引人注目的影響在書法界。十幾歲時,他獲得安徽省書法大賽一等獎,轟動藝界。后從軍游藝京華,先后受張榮慶、程大利等名公的指點,屢次斬獲國展大獎,名動書壇。二十七歲就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個人書畫展。有來在書法方面的主要成就以行書為代表,他一直是 " 二王 " 一系帖學書法的優秀實踐者,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其行書中蘊含著王右軍之雅逸、趙松雪之溫潤、董玄宰之虛和。

      實際上,有來以博涉兼優的老一輩書家為楷模,其藝術修養極為全面。他認為,詩、書、畫、印皆是書家的分內事," 詩、書、畫、印這四門學問自古以來就是相互關聯的。有人說,治印乃雕蟲小技,壯夫不為,所以很多人不刻印,只做詩、書、畫三門功課。中國近現代大家堪稱‘四絕’的可以數出好幾位 …… 詩書畫‘三絕’的亦是一大批 …… ‘四絕’的高度太高,我們很難達到吳昌碩、齊白石、黃賓虹、潘天壽的高度,但做到‘四會’不是沒有可能,關鍵是做不做 "。

      有來的繪畫,早年師法林散之、黃葉村二先生。2006 年,又隨程大利潛修山水。他在山水畫上由當代名家一窺門徑,既而進一步地追尋傳統文人畫的精髓。有來能將其書法和繪畫的

      藝術旨趣相融合,其山水畫以宋元傳統為指歸,尤得董、巨遺意,用淡墨渴筆,寫盡江南平遠山川,素雅蒼茫的水天景色。他的印章,也是風格多樣。或古樸沉雄,或意境清新。章法方面,聚散有致、布白生動,疏可走馬,密不透風;字法方面,以漢印為主,廣涉六國古璽和秦印,并作適當變化;刀法上,沖刀、切刀互相運用,刀法嫻熟,表現出極強的力度感和金石味。明代吳寬說:" 世之學書者,如未能詩,吾未見其能書也。"(《匏翁集》)有來耽詩,不僅涵泳于名篇名作,而且有很多自出胸臆的佳構。如以下這首《驚蟄》五律:" 孤館微風起,曲池浮藻黃。西山多畫意,北嶺盡云光。紫燕銜泥返,辛夷吐蕊忙。園林今作主,系日挽春長。" 仰觀俯察,景語皆是情語;一詠三嘆,彌漫悠長意蘊。他在 2014 年出版了《李有來自書詩集》,收錄了他從多年來自作格律詩中精選出的一百首,多以紀游、題畫、論書為主題,詩風高雅,意境幽遠,與其書法風格相融相生。

      詩、書、畫、印,李有來既能兼善,又能融會貫通,既能上追古人氣派,又能有著自己的風格追求,好學不倦,兼修博取,規旋矩折,從容裕如。

      有來曾用過一個齋號:小蟫堂。蟫,蠧魚,白魚,也就是通俗所謂的書蟲。這個齋號寄托了深意:希望自己能夠枕席經史,蠹魚歲月,做一個死啃書本的讀書人。

      一直以來," 書卷氣 " 是書法的一個重要的鑒賞和品評標準。在眾多的藝術門類中,沒有哪一門藝術像書法這樣強調讀書。書法想要脫離匠氣,必須讀書萬卷。宋代蘇軾的一句詩簡明扼要地闡釋了閱讀與書法的緊密關系:" 退筆如山未足珍,讀書萬卷始通神。" 東坡將唐以前較為重視的 " 工拙 "" 意象 " 等形質問題放在其次,大力強調書家的文化修養問題。他指出,讀書問題若不解決,即便筆墨功夫超過智永,也不足珍貴。有來秉承古代文人的優良傳統,書法與詩文并進,沒有詩文底蘊的書法難稱之為書法。他說:" 績學大儒不以書為能事,偶一書之,得學問滋養,別有一種韻致。"

      " 小蟫堂 " 齋號寄托了有來浸淫于書山學海的心愿,流露出謙虛篤行的決心。由于詩書對他性靈上的陶冶,溫雅之氣潤乎筆端,從而真實地反應到他的作品風格上,他的書法風格具有強烈的書卷氣息。從書法立場來看,這是以讀書滋養書法的結果。但是,我覺得在有來先生心目中,書法、讀書之間并非簡單的主從關系。我作此推測的依據之一,是他談書法作品內容的這段話:" 所謂內容,當然未必局限于文詞。但若以文詞論,須得選擇恰當。創作試驗中,余曾以八大山人手法抄宋人豪放詞,以王鐸手法寫禪詩,等等,終覺不妥。何故?筆墨有動靜,內容亦有動靜,相互依存,便和諧統一;相悖則失之允當,令人頓覺眼生異物。"4 書法風格與文字內容必須統一協調,到底誰統一誰呢?讀書在書風、內容之間處于什么地位呢?很有必要認真推敲李有來的答案。

      詩書畫印是形式,讀書也是形式。讀書所代表的是問學、學問。" 思而不學則罔,學而不思則殆 "(《論語 · 為政》)。有來先生以讀書、臨池為功課,覃思冥想,并把心得記錄下來,認真梳理,以《硯邊囈語》《硯邊隨想》為題,在《書法報》《中國書法》披露。我仔細閱讀了他的這些論述之后發現,書法理論與實踐的很多重要問題,有來先生都做出過深入的思考。比如關于臨帖、創作以及二者關系,他這么說:" 簡單地講,臨帖是要深入到傳統經典的內核中去;創作就是將臨帖獲得的信息加以整合表現出來。從這個意義上講,臨帖顯得尤為重要,堪稱創作的‘加油站’。"" 創作需要的元素是什么?無非是運用臨帖學到的筆法、字法、墨法和章法將一個內容書寫出來。這里邊重要的是體現自己的審美理想和思想情感。" 強調臨帖不可以是 " 機械式的重復勞動 ",而創作必須是一種 " 整合 "。5 如此簡明扼要,言簡意賅,不但道出書法學一些關鍵問題的真知灼見,而且點滴零碎的日積月累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覆蓋了一個比較完整的體系,形成了他獨特的書學觀。而且,有來還將這些道理融通于其他藝術領域,踐行于他的人生求索。

      (秀改)

      (王國順印信)

      在李有來的著述中,《文化自信視角下的書家修養》是我極為推膺的篇目之一。該文從書法與文化、書法家與文人的關系問題入手,分析個人修養積淀的方法問題、個人修養的全面性問題,重點涉及字內功和文字功,哲學與美學、文學與歷史,詩、書、畫、印兼修等問題,內容極為宏富,可謂體大思精,神采飛揚。6

      有來對于讀書的本質意義有著非常透徹的思考和認識。他曾經談及兩件事。一件是,某些書者愛用碑別字,故作高深,令人不識,以觀者誦讀不暢為快事,待有人提出異議時,便言之鑿鑿,謂出自某名碑之中。有來對這種賣弄學問、炫耀于人的行為持批評態度。這如同孔子所感嘆:" 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論語 · 憲問》)另一件事,一位名牌大學教授在討論讀書與書法關系時,唯追求 " 視覺沖擊力 ",勸別人不必讀書,而自己卻勤于學術、旁征博引。7 有來對這種遮掩藏私同樣持批評態度,其背后秉持的邏輯與理念是:學術為天下公器,學者當如盜火之普羅米修斯,以文明之光照映心靈。

      詩書畫印不是鵠的,讀書其實也不是。它們都只是弓矢,是一種形式與手段,都是格物致知、涵養心性的方法而已。如琢如磨,如切如磋,根本目標則是為了明理,為了獲得覺悟和自在。有來之意,予如是忖度之。

      有來出生地叫 " 和縣 ",他齋號中我覺得特別貼切的一個是 " 潤堂 "。" 和 "" 潤 " 二字頗能體現有來先生的風范。

      (兆斌印信)

      (黃山吳社偉印)

      和縣位于安徽省東部,與南京市僅一岸之隔,水系發達,交通便利,經濟富庶。和縣古名歷陽,以處歷水之北而得名,秦朝屬九江郡。西晉置歷陽郡。歷陽頗得南北文化融匯之益,公元 555 年,北齊、南梁在此地協和,歷陽因此改名和州。民國元年改為和縣。其東南為沿江平原,西北是低山丘陵。此地有李太白詩句 " 天門中斷楚江開,碧水東流至此回 " 所吟誦的天門山,有 " 詩豪 " 劉禹錫以 "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 而自矜的陋室。和縣文風頗盛,自古以來名人不絕,是唐代詩人張籍、宋代詞人書法家張孝祥、明代畫家戴本孝、當代 " 草圣 " 林散之的故鄉。

      蓋緣于江南煙云氣韻之潤養,從翩翩少年,到年屆半百,李有來一直以來給我們的印象都是妙年和潤,風姿都美,不立崖岸,輕緩寬和。揣摩有來先生的書意文風,可以領略到其沖淡虛和的逸格高標與和潤氣象。他的行書作品的基調也是尚和貴中,不激不厲。" 和,不剛不柔 "" 和,剛柔適也 "。仔細玩味有來先生書風、畫風之 " 和 ",其實是文武之道、南北文化、陽剛陰柔之美的交融。

      李有來一直崇尚 " 求變 ",他說:" 林(散之)先生書凡四變,前三變不過是積累,最后一變則自立面目,七十縱筆作草,終成大家。"8 有來本人的書法也一直是在脫化求變的。在最初階段,他廣涉諸體,篆、隸、真、草、行諸體,書法史上的名家名作都是他研究、取法的對象。后來他把主要精力放在帖學行草書上,主要取法 " 二王 "、米芾、董其昌、趙孟頫,雖得米芾之體,但減弱了米書結體過于跳蕩之弊,以 " 二王 " 詳靜溫潤之氣化之,古淡厚重。其小字秀美精到,淡雅空靈。而近年來他的用筆漸趨于沉雄老辣,線條內部變化豐富,提按頓挫,收放自如;在字的空間處理上,表現出雖正猶奇的體勢,并將王羲之的書法氣韻內在品格化變于筆下;其作品整體上墨色變化豐富,字形隨勢大小錯落,行間左右擺動而又能和諧統一。而有來兄的大尺幅、條幅創作也是其一大亮點。他創作時,心隨手動,貫全身之力于毫末之間,隨手揮灑,一幅瀟灑恣肆的作品豁然而出,猶如老酒,愈品愈醇。這樣的作品縱使布于展廳之內,仍覺字態雄渾,氣度不減。

      李有來揚名書壇已三十年,審美基準和風格傾向總體上比較穩健,沒有鼓努為力的躁進、遽變,他的書法風格實實在在地發生著從容不迫的遞進,他的遷變是一種自然生長的化變。我們驚嘆其茁壯之勢,也能用心諦聽到拔節的聲音。有來行書的基調是新妍而朗潤的,而他在論著中很多次表達了對于章草渾樸風格的推崇。我想,大概其間已經隱伏著他自立面目最后一變的某個設想或者某種元素。

      他所謂的 " 求變 ",其實就是追求精進,也就是昂揚的向上生長。他說:" 在情感共鳴的同時,如作進一步理性梳理,必然會發現,在成功的藝術實踐背后,有著諸多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在支撐著:人品、學養、生活、功力、狀態,以及承傳開拓、立定腳跟、我行我素、不趨時尚等理念。"9 他還說:" 好的作品不僅要體現深厚的功力,同時還要有性情的流露。所以,功力與性情是衡量作品質量的重要標尺,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 性情從何處得來?竊以為,從參悟經典中得來,從經典多重疊加的過程中堆集而來,從文化對書法的不斷滋養中升華而來 "" 設若舍棄了文化的滋養,一味書內求書,可能不會產生想法。"10 他實際上是在強調,藝術、讀書、文化、修養、性情之間有著回環復沓、極其纏著的關系。因此,有來先生談論書法或者其他某個藝術時所強調的求變,所寄托的其實是各種藝術風格以致思想境界的向上生長。

      有來最近感慨說:" 本來讀書、寫字、畫畫是正業,而今俱是余業了。" 以我的理解,他把很多精力投于中國書法出版傳媒集團,對整個中國書法事業的發展將產生極為重要的經濟之功。讀書、閱世,需兩相得兼,而不同階段會有所偏重。有來先生目前工作性質或略偏重于閱世,而工作范疇很有意義,超越了 " 小我 " 的立場,對于整個書法界來說是可貴的奉獻,是在實踐菩提薩埵的大乘精神。從前的修為,偏于藝;現在的工作,近乎道。這也應該屬于有來所追求的 " 道藝相砥 " 吧!

      李有來是一位樸素的學習者、思考者,他本質上是個文人,在詩書畫印等領域都有很深造詣,沒有必要在他的名字前加上 " 詩人 "" 書法家 " 之類的前綴。精進、覺悟、自在、兼濟,是作為學習者、思想者的李有來的一條必然之路。本文篇首所引文字,出自《云湖山館談藝錄》。" 云湖山館 " 是有來的另一個齋號," 云 "" 湖 "" 山 " 這三個意象折射出其理想志趣、胸中丘壑。《談藝錄》生動洋溢著他的脫俗才情、高邁之風。

      我所了解的李有來,儒雅蘊藉,含蓄超逸。他的文藝作品氣息脫俗,如瑤臺風月,無一絲煙火塵埃氣息。深以為其郡望、齋號中的 " 和 "" 潤 "" 云 "" 湖 "" 山 " 等字眼頗能體現他的精神氣質與價值追求,因此不拘工拙,綴合出一個簡單的對仗句,作為本文標題:和光翰墨藪,潤朗云湖山。

      " 和光 " 也者,概有三義:共同照耀;柔和光輝;才華內蘊,不露鋒芒。除了想要以此概括有來的謙遜品格,我還想借此表達一個希望:希望有來一如既往地煥發著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芒,與書法界、文化界的其他翹楚人物一起,繼續擔任優秀的讀書人、傳承人、求索者、建設者、引領者。

      何學森 文

      來源: 蘭州日報·ZAKER蘭州

      關閉
      国产免费三级a在线观看,天天影视色欲集合,午夜免费啪视频观看视频